主題詞:農機具 糧食 生產成本

推廣高效農機具是降低糧食生產成本的最佳途徑

2015-11-18 中投機械網
 

  秋糧豐收,糧食價格下跌受到了廣泛關注,其中糧食生產的利潤是討論的焦點。以往,糧食生產成本“地板”抬升了,國家就挑高糧價“天花板”,讓夾在中間的利潤空間有所保證,讓種地的農民能直起腰來。這樣的做法,是國家基于農業生產力水平和農業發展階段性特征,為保證國家糧食安全和農民利益而做出的正確決策,成效顯著,意義重大,糧食產量“十一”連增就是明證。然而,天花板不能跳出屋頂,地板不能抬得太高,依靠國家不斷提高糧價和增加補貼不是長遠之計。現在,我國飯碗僅是基本端穩,要永遠端牢,必須打贏農業高效、綠色攻堅戰,全力壓下成本地板,提升農業生產效益。

  糧價低迷的原因很多,從經濟學原理來看,主要是供給與需求之間的矛盾。不久前,中農辦主任陳錫文指出,我國糧食面臨“三量齊升”的局面,其中國內外糧食價格倒掛是重要原因,三大主糧的國內價格高于進口完稅價50%以上。一方面,糧食安全至關重要,促進糧食生產不能放松,飯碗必須牢牢端在自己手里;另一方面,進口國外低價糧食,能夠有效降低成本、節約資源,緩解需求中的結構性矛盾。如果只選其一,均不利于我國農業發展;如果兩方兼顧,就會導致糧食價低傷農,挫傷農民種糧積極性,動搖糧食生產的根本。如何解決這一悖論,關鍵就在于降低糧食生產成本,提升農業生產效益。

  糧食的生產成本包括什么如何能夠有效降低這一成本對于糧食的生產成本,主要由耕、種、管、收、儲、運、售等環節中,勞動力和生產資料的投入所構成。然而,現實中農民自身的勞動力投入基本被忽略不計,花錢雇人勞動的部分才被計入。因此,生產資料是成本的主體,主要包括生產中播的種、施的肥、澆的水、打的藥、用的農機具等。咋一看,要降低成本,就得多方面使勁兒,讓人感覺力不從心。其實并非如此,在諸多項目中,把使用農機具的成本拽下來,糧食成本就能低,農機具不僅占總成本的大頭,而且還“領頭”拉升總成本。原因是什么,且看余家華如何解釋。

  為何使用農機具在總成本中占大頭“農民都知道,種地雇機器花錢最多”,余家華接著給筆者算了一筆賬,“以山東的小麥和玉米間作為例,一年中,小麥和玉米種子畝均費用約70塊錢,化肥大概180塊錢,灌溉需要40塊錢,農藥要花20塊錢,收割整地播種則要270塊錢。使用農機的花費占總成本的46.6%,你說這算不算占大頭?”

  使用農機具成本這么貴,改用科學高效農機具就能降下來“不僅能降下來,還能降下來不少!”說到這里,余家華有些興奮,“你有沒有考慮過,傳統低效農機具作業為何收費高主要是兩個方面原因,高購置成本和高使用成本。”

  傳統中小型機具可比大中型先進機具便宜的多,耗油量也要低得多,購置成本和使用成本高又從何說起“衡量購置和使用成本,不能一對一地看,而應該以服務同樣面積的土地所需的機器購置和使用成本來算。落后的小型農機單價便宜、油耗低,但是耕、旋、翻、松、種等環節都是單獨作業,相當于重復勞動多次,且每種機具都需要大量、密集購置,總價和使用成本非常高;而先進的大型、高效、多功能、復合式作業農機具,所有工序一次完成,需要機器少,單價貴但總價便宜。我先以山東寧津為例,算一筆賬。寧津有70萬畝耕地,現有農機具6800多臺套,總購置成本近11億;如果改用常林生產的配全套機具2604拖拉機,只需要40臺,總購置成本8000萬,節省了10個多億。由于先進高效農機具使用壽命長,在長期內節省的購置成本會更多。此外,40臺農機具與6800臺農機具相比,能夠減少大量持續動態投入,包括人力投入、燃油消耗、維修成本、儲存成本等。我們都知道,上述成本都是要算入作業收費,進而攤入糧食生產成本,高效先進一體化作業的農機具能夠系統解決農業生產成本高的問題,為提升農業效益和競爭力提供了有效途徑。”

  農機具“領頭”拉升總成本怎么理解“說起這個,我就得多說一會兒,這需要從農機與農藝融合的角度來理解”,余家華思考了一下,繼續講到,“我所說的‘領頭’有兩層含義,我們不能將農業簡單地理解為耕、種、管、收。我從事農機具的設計、研發多年,自己也有一個家庭農場。過去,我國主要使用中小型低端低效農機具,這些農機具普遍存在一個很大的問題,那就是不夠科學。”

  我國農機具的設計與生產處在不斷改善中,不夠科學又從何說起余家華看出了筆者的疑惑,繼續解釋說“我說不夠科學,指的是傳統農機具的設計、制造不符合農藝學的要求。現在市場上很多農機具的作業效果,農藝專家是不能同意的。”

  農機具不符合農藝學要求,和它“領頭”拉升成本有何關系“這其中的關系可大了”,余家華繼續講到,“莊稼生長最關鍵的因素是土壤,傳統的農機具在作業過程中沒能保護好土壤水分、土壤肥力和土壤生態,拉升了種地成本。”

  拉升其他成本內在原因和機制是什么筆者提出了自己的疑問,余家華解釋說,“首先來說灌溉,以往機具作業主要采取多次組合作業的方式,反復翻攪土壤,水分大量流失,土壤保墑性差,需要澆地次數增加,灌溉成本上升。其次來說施肥,一方面,過去絕大多數是中小型機具,沒法深耕深翻,做不到秸稈有效還田,導致土壤板結、有機質和肥力下降,只能通過超施化肥來保證產量;另一方面,過去機具做不到耕地、施肥、播種復合作業,撒施化肥造成揮發等浪費,化肥使用成本上升。最后來說打藥,傳統農機具整地效果差,一定程度上導致草害、蟲害多發,必須大量使用農藥除草防蟲,植保成本上升。”

  分析完原因,余家華又補充道,“高效先進農機具帶來的,遠遠不只是糧食生產成本的降低,由于其以較少的數量實現更多作業,降低了資源和能源消耗,以及對環境的污染;同時,在更高程度上做到了農機與農藝的密切融合,通過復合式作業,對土壤進行了保護式修復,減少對地下水的開采,以及對化肥和農藥的使用。”

  只有高效先進農機具就行了嗎?

  今年,李克強總理提出,要用工業的方式發展現代農業。農業生產和工業生產存在諸多不同,如何做到總理的要求首先,需要明白工業方式的核心和本質是什么,應該說主要是先進技術、高效機器、職業工人、專業組織者和管理者的深度融合,以此實現生產的低成本、高效率。這么看來,工業的方式完全適用于農業生產,并且直擊當下農業生產的核心問題——成本過高。

  現在,我國農業不缺先進技術、高效農機,也不缺具有一定知識和技術的職業農民,但是缺乏專業的農業生產組織者。

  “這個問題非常重要,在現實中也困擾著我。我一直在思考,現代農機企業不能僅僅生產冷冰冰的機器,還應當做得更多,現在有了一些初步的想法。”短暫思考之后,余家華向筆者闡述了他的觀點,“常林集團依托先進理念和技術,研發、設計、生產、制造出了先進高效農機具,但是在銷售和服務的過程中發現,有了機具只是一方面,真正能把機器開好的農機手不多,能夠在實際農業生產中推廣和組織使用機具的人更少。好的機手也往往只懂一種或幾種農機具的操作和使用,他們能夠讓農機具的效率得到發揮,但是他們不懂得如何去配套,以及如何設計、落實方案。因此,在我看來,后一個群體更為重要,我給他們起名叫‘現代農業生產CEO’。”

  “現代農業生產CEO”——這個名字倒是挺洋氣,這一群體應該具有什么素質呢“我的構想中,對他們的要求還是挺高的。現代農業生產CEO最基本的素質,是應當對農業種植、農機具特性、農藝原理較為了解,能夠結合當地農業生產實際,比如土壤條件、氣候狀況、生產方式、種植種類和規模等因素,合理選擇、配套動力和機具,然后培訓、組織技術熟練的機手開展農業生產。概括地講,他們在農業機械化生產中充當策劃人、組織者、領頭人的角色。在此基礎之上,他們如果能進行農業多元化經營,比如種植與養殖結合結合,甚至將農業與二三產業對接,比如發展農產品加工業、農業旅游業等,進一步延長農業產業鏈,那就更好了。不過現在來看,這樣的要求太高,當務之急是先把全程高效機械化組織好,讓糧食生產成本降下來。”

 
 
 
相關報告
 
相關新聞
 
【研究報告查詢】
請輸入您要找的
報告關鍵詞:
0755-82571522
 點擊展開報告搜索框
芒果黄软件下载-芒果视频污版app-芒果视频ios官网下载